歡迎訪問內蒙古自治區總工會
更多封面
首頁 > 職工天地 > 人物寫真

為國“鑄劍”的鉗工大師張學海

發布時間:2020-05-06

  他的“神”,“神”在一雙手,穩、準、巧,只要操起銼刀,一絲不抖、干凈利落;他的“神”,“神”在一雙眼,明、銳、靈,只要盯準目標,結構圖便浮現在腦海。干別人干不了的活,動別人不敢動的刀……他就是中國兵器內蒙古一機集團鉗工張學海。

  張學海憑著精湛的手藝和追求極致的精神,從一名普通鉗工成長為一名大師級的鉗工。他先后獲得中央企業技術能手、全國技術能手、國家級技能大師等榮譽稱號。2014年,他獲得了被譽為中國產業工人“諾貝爾獎”的“中華技能大獎”,2016年被兵器工業集團公司聘為“兵器首席技師”,2017年被兵器工業集團授予首批“兵器大工匠”,2019年被評為中央企業勞動模范。

  “學海無涯”——立足軍工突破技術難關

  “我雖然叫張學海,但我要學習的有很多,這個名字也一直激勵著我這么多年”張學海告訴記者“車、鉗、鉚、電、焊”是機加里最基礎的五個工種,其中,鉗工是基礎中的基礎,其對操作者精準和技藝的要求,更甚于其他幾個工種。1992年,張學海作為包頭市技校鉗工畢業生第一名,來到軍工企業內蒙古一機集團,打算在這里大干一番事業。面對形形色色的零件和機床,張學海沒有被嚇倒。當學徒的日子里,他天天“泡”在生產一線。從劃線到設計加工,從車、銑、铇、磨到部件裝配,每一道工序都留下了他的身影。在工友的印象中,這個話不多的小伙子,白天悶頭在油膩膩的工作臺前鋸、銼、量,磨壞了90多把銼刀,夜晚癡迷于機械制造課程,寫下了數十萬字的讀書筆記。如今,他僅憑一雙眼睛、一把銼刀,平面加工就能精確到0.002毫米,相當于一根頭發絲的四十五分之一。

  2011年,內蒙古一機集團為張學海建立了“創新工作室”,專門從事新產品試制、設備改造,新技術、新材料、新工藝推廣應用等工作。張學海帶領他的團隊,圍繞工作室科研試制、技術攻關、人才培養三大職能,創新工作體系、創建工作標準,先后制定了大師工作室運行管理和考核評價制度。在此基礎上,作為工作室“掌門人”的張學海,帶領大師室成員以服務科研生產一線為目標,創新地開展了多工種集成制造技術研究,培養一專多能的高技能人才。創新工作室自成立以來,已完成攻關項目67項,解決生產現場技術問題154個,自制各項零部件專用、通用夾具、模具60余套,完成了17個軍品型號的重點零部件的加工及試制,完成了新型輪式戰車部分零件的工序試制及部件裝配工藝流程優化,圍繞安防車、世界大賽參賽車等科研車型,面對外觀質量要求高、技術精度要求嚴、生產進度要求急的嚴峻生產形勢,張學海主動承擔自動裝填及動力輔助系統核心零部件科研試制任務,利用三維柔性夾緊平臺等設備和工具,親自動手定方案、找方法、做工裝,先后完成了8個車型39項新產品的科研試制任務,有力保障了公司科研生產任務的順利完成最大限度減少了科研試制費用投入,節約資金1200多萬元。

  2013年,工作室被評為“國家級技能大師工作室”;2015年被包頭市及內蒙古自治區兩級工會評為“勞模創新工作室”;2016年獲內蒙古自治區“草原英才技能創新團隊”。目前,工作室已申報國家專利5項,集團公司合理化建議一等獎2項二等獎6項技術創新二等獎2項。

  “工匠精深”——為國防現代化建設保駕護航

  現在,在內蒙古一機集團,“有問題找學海”已成為一種習慣,同事們都稱他為“問題克星”。“大家都說我有‘絕活’,其實大家干多了都一樣。只有在工作中才能發現問題,熟能生巧。”張學海說。從事鉗工行業二十余年,張學海累計編寫了20余萬字的《技能人員崗位工作標準匯編》《技能人員崗位培訓大綱》《技能人員崗位說明書》等相關資料,廣泛用于企業職工各級培訓、技能鑒定和考核評定中,他總結的“半球形網罩成型技術”“張學海高精度加工操作法”“張學海高精度鉆孔操作法”等操作技藝,使職工技能水平和生產效率得到極大提升。

  在國家某重點軍品科研項目的研制過程中,由于板翹式鋁散熱器的關鍵零件翅片的成型技術還不完善,試制的散熱器無法達到技術要求,嚴重影響到該產品總裝進度。在散熱器專家、老技師們無計可施的情況下,張學海承擔起了這個重大攻關任務,他一頭扎進了成型模具圖紙中,潛心研究模具結構和成型原理,進行了模具拆解和沖切試驗,找到了問題原因,確定了模具改造方案。在90個日日夜夜里,張學海不辭辛勞,對成型模具進行了大膽改造,經過上千次的拆卸、修磨、裝配、試驗,完成了160個刀齒的修配工作,配合間隙均控制在0.05mm以內,翅片成型公差落在了優質區一舉攻破了成型技術的難關,保證了閱兵產品的順利交付。目前,該部件成型技術已得到了廣泛應用,創造經濟效益1563萬元,并處于國內領先地位。

  一臺即將參加“國際軍事比賽—2017”的裝備,在裝配過程中發現空氣濾清器不能很好與發動機吻合,發動機在高強度作業條件下可能發生損壞。“決不能讓裝備帶‘病’參賽。”來到裝配現場的張學海不顧身體不適,弓著腰一頭鉆進了車體。狹小的空間內,他只能用原始工具一點點測量,視野盲區則用指尖感受零件的輪廓,等到故障排除爬出車體時,冷汗已經浸濕了他的衣服。當天晚飯時,沒吃幾口的張學海扔下筷子,再次返回了裝配現場。“裝備要出國參賽,必須保持最佳狀態。”經過數十次的鉆車測量、裝拆試驗,他把誤差縮小到0.2毫米以內,確保了戰車在國際賽場上的完美發揮。

  細數著這些年的成果,張學海淡淡地說“取得什么樣的成績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熱愛鉗工這一行。”

  “上門服務”——推動大師工作室傳承發展

  時過境遷,當初那個跟在師傅身后的張學徒,搖身一變成為了“老師傅”。現在的年輕人都想干一些輕松的活,當工人更是提不起精神,張學海就經常“上門服務”。“以前我當徒弟的時候求著師傅,現在我當師傅又得求著徒弟”張學海開玩笑似對記者說,“現在我只有把他們先帶上正軌,讓他們找到干活的樂趣,然后才有動力。”

  “一個人的能力再大,也做不了多少,技藝的傳承需要學習、積累、再傳授的過程。”作為身懷絕技的國家級技能大師,張學海深知先進技術只有被更多的職工所掌握,才能發揮出更大作用。他以“張學海國家級技能大師工作室”為平臺,把生產設備搬進了教室,實行實景教學、現場教學,開創了兵器行業技能工人實操培訓新模式,充分發揮高技能人才優勢,在生產一線選拔具有培養條件的技能人員,通過“傳、幫、帶”和“學、練、賽”的培訓模式,積極推進公司技能人才的培養,著重培養公司急需的“一專多能”的鉗工、焊工、數控操作工,為公司各條生產線輸送高技能人才。

  “一花不是春、百花春滿園”。張學海甘當人梯,毫無保留地把經驗、心得傳授給工友和徒弟。他除了完成日常生產攻關外,花費了大量時間在青年技能人才培養上,為公司培養出近百名技師、高級技師,很多同志成為各級技能帶頭人和技術骨干,并在很多技能比賽中獲得大獎先后培養出了5名內蒙古自治區五一勞動獎章獲得者、3名包頭市五一勞動獎章獲得者1名包頭市勞動模范等一大批杰出青年高技能人才,并帶動了一大批80后、90后青工學技術的熱潮。

  “不要認為當工人就是傻大粗黑,我們雖然沒上過大學,但學會、學精一門技術同樣可以實現人生價值。”張學海這樣跟徒弟說。(高海洋)

利物浦夺得欧冠冠军 快3遗漏 山西十分钟开奖福利 新疆体彩11选5开奖结果 - 彩票控 陕西体彩十一选五技巧 五分彩不给提现怎么办 实时股票行情查询 什么是军工股票 海南飞鱼玩法 天一图库印刷区最早最齐全的 向上360理财平台 重庆快乐10分开奖查询 上海11选五基本走势图一定牛 500万彩票网首页 广西11选5预测 她理财攒钱助手跑路 北京pk拾彩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