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內蒙古自治區總工會
更多封面
首頁 > 職工天地 > 人物寫真

用心“品砂”的人——記內蒙古一機集團研究員級高級工程師武玉平

發布時間:2020-04-09

  砂和坦克有什么聯系?這是一個讓百度都很難回答的問題。

  武玉平有自己的見解:從鑄造學來講,坦克履帶的鑄造,離不開砂,砂質量的優劣決定了坦克的機動性能。

  “國際軍事比賽-2018”“坦克兩項”比賽中,中國代表隊駕駛96B型坦克揚威俄羅斯阿拉比諾訓練場,展現出優異的機動性能。鮮為人知的是,倘若履帶質量不過關,細如發絲的裂紋也很可能成為坦克的致命殺手。

  今年55歲的武玉平,是兵器工業集團內蒙古一機集團鑄造研究員級高級工程師,一位與砂打了30多年交道的老工匠。

  30多年來,武玉平不變初心、扎根基層,從一名型砂實驗員逐步成長為如今的國內鑄造行業專家;他勇于實踐、不斷創新,先后承研20多項課題,解決了數十項生產技術難題。

  從芳華年少到人過半百,有人說他大智若愚,也有人說他大器晚成,而真正懂他的人卻說——他是一位用心去品“砂”的人。

  “我做的最多的事,就是琢磨砂的‘脾氣’”

  和砂子打了30多年交道,是一種什么樣的體驗?

  “這些年我做的最多的事,就是琢磨砂的‘脾氣’。” 武玉平說,對于原砂,他看一眼,便能辨別出粒型、粒度這些物理特性;而型砂,他只要用手一摸,砂的強度、緊實率和含泥(水)量這些參數便了然于胸。

  行話說,煉鋼看渣,鑄造看砂。一粒砂在常人眼中看起來普通,可在鑄造上卻大有學問。砂子的顆粒特性、級配,以及與粘結劑的配制工藝,直接影響到鑄件的質量。

  和許多勵志故事的主人公一樣,武玉平的技術起點并不高。

  中專畢業后,武玉平被分配到內蒙古一機集團技術部擔任一名普通的型砂實驗員,每天重復的都是型砂測試和匹配,總感覺這是一份枯燥乏味的工作。直到武玉平成為專業技術人員,才改變了過去的看法。

  “過去,我只有一些實踐經驗,缺乏理論基礎。”武玉平舉例說,之前搞型砂配比時,大家憑經驗來做,要么型砂干了,要么就濕了,每次都需要經過漫長的調試摸索過程。

  武玉平很快發現,型砂品質不同,加固化劑和樹脂的順序也完全不同,只有掌握了原理和計算方法后,才能找到準確合理的加工方法。這讓他意識到,雖然天天和砂打交道,但自己對砂的了解還遠遠不夠。

  從那以后,武玉平沉下心,開始對型砂進行學習和研究。白天,在工作現場,武玉平是個坐不住的人。在同事眼里,武玉平像是一只忙碌的小蜜蜂,不是在檢測型砂性能,就是在檢查鑄件質量,每天在工作現場飛個不停。晚上,武玉平報名進修了夜大,抓緊時間給自己充電。

  摸透了砂的“脾氣”,武玉平又開始琢磨各種型砂的工藝規范。原因很簡單,公司新的加工設備和生產線陸續上馬,而一些鑄造原材料技術標準和規范還停留在上世紀90年代,作為一位型砂工藝的老技術員,改進工藝規范這項工作責無旁貸。

  按理說,國家有相關標準,行業也有自己的標準,但武玉平認為,每個企業生產工藝和發展水平不同,確立的標準必須符合公司實際,這樣效益才能發揮到最大化。

  說干就干武玉平帶著幾名員工,在參考舊標準規范的基礎上,查閱大量資料,反復論證修改,先后起草了20多項新的企業標準和規范,由他牽頭完成的“裝甲車輛高錳鋼履帶板靜壓造型高密度的濕型粘土砂”項目綜合技術達到國際先進水平。

  “我只想一心做好一件事,成為這個領域的頂級高手”

  技術突破談何容易?他給出了一個正確的打開方式。

  在內蒙古一機集團,曾經與武玉平共事的員工要么走上領導崗位,要么交流到外單位任職,在生產一線超過35年的基層技術員,武玉平是唯一一個。

  武玉平曾面臨過抉擇。進入公司第五年,武玉平憑著踏實肯干獲得“全國新長征突擊手”稱號,廠里通知他可以調到機關工作。回到家中,武玉平一夜未眠。第二天一大早,武玉平對領導說:“我只想一心做好一件事,成為這個領域的頂級高手。”

  另一次抉擇是在上個世紀90年代,廠里實行改革,國營體制被打破,沿海各企業如雨后春筍般生長。面臨新機遇,不少同事紛紛跳槽,工資待遇直接翻倍。有同事問武玉平:“老武啊,你在廠里干了10多年還沒混個職位,不如跟我走,工作都給你安排妥了,就等你一句話。”

   武玉平不為所動,他心里有一本賬。當年上學的時候,學校免了他的學費和住宿費,每年發的助學金也足夠補貼他的日常生活費。現如今,軍工企業缺少技術人才,作為一名區人大代表,豈能撂下耙子不管不顧呢?

  清華大學育章中教授來廠的一次授課,讓武玉平終身難忘。作為當時鑄造行業的“泰斗”,育教授的到來,讓武玉平有更好的機會了解到鑄造業最前沿的技術。

  “把工作做到極致,把品質做到最好。”育教授的這句話給武玉平內心打上了深深的烙印。他希望自己也能像育教授一樣,一輩子就干好這一件事,人生也不負韶華。抱著這種信念,武玉平暗下決心,一定要在鑄造行業干出點名堂來。

  武玉平用行動證明了自己:連續3年獲得公司“勞動模范”榮譽稱號內蒙古一機集團創建命名首批14個勞模(技能)創新工作室,“武玉平勞模創新工作室”便是其中之一。2019年5月,升級為包頭市勞模創新工作室。

  武玉平說:“這些榮譽來之不易,在通往成功的路上,走過多少泥濘之路,經歷多少坎坷故事只有自己心里知道。”

  5年前,武玉平就有過一次痛苦的經歷。作為鑄造協會理事單位,武玉平自信分公司在國內還是有點名氣但在高端產品加工上,客戶卻選擇了其他中外合資企業。

  武玉平心里五味雜陳,那是他最迷茫的時候。

  “要取得客戶的信任,必須技術上趕超。”武玉平回憶說,公司高端產品的質量在同行中并不占優勢,自然就失去了市場。

  “不做則已,要做就做到極致。”武玉平決心要擦亮公司這塊“金字招牌”。

  技術突破談何容易?一項產品從工藝、澆注、解剖、驗證到量產,甚至將做好的成品回爐,每一步都要摸索試驗,錯一步就要推倒重來。那段時間,武玉平把全部精力都集中在型砂上,從原砂選擇到添加劑比例,他帶領團隊反復實驗,終于開發出一種性能良好的樹脂砂。

  工藝問題解決了,如何贏得客戶信任?“有實力就有底氣。”武玉平提出,先生產出一批鑄件免費送給客戶試用,讓市場來檢驗效果。

  客戶的反饋沒有讓武玉平失望,在產品價格和質量優勢面前,一家軍工企業率先簽下訂單,此后失去的訂單又重新飛了回來。

  “不掌握核心技術,將來必然會受制于人”

  從跟跑到領跑距離有多遠?他整整用了36年的時間來作答。

  武玉平進入鑄造行業之初,廠里只有7種型砂工藝。如今,公司已經研發出20多種工藝,不少技術已經達到國內領先水平。

  30多年來,武玉平從當年的一名普通型砂實驗員,成長為如今中國鑄造標準化委員。用他的話說,以前是跟隨者,別人怎么規范的,我們就怎么去做,而現在,行業內不少工藝標準他都會參與起草制定。

  武玉平的名氣越來越大,卻少有人知曉他背后的心酸。長年累月忙碌的工作,武玉平對家人有一種深深的愧歉。

  兒子上高中前,夫妻倆一直兩地分居,孩子只能交給姥姥幫帶。直到兒子上了高中,妻子因為身體原因內退,一家人才總算團了圓。

  在兒子的字典里,父親口中的“加班”往往意味著一個通宵,參加家長會、帶孩子出去旅游,在兒子眼中是一種奢侈。家庭缺位無形中疏遠了父子間的距離,兒子只知道父親是廠里的一名技術員,對父親工作卻知之甚少。

  直到有一天,兒子實在忍不住地質問父親:“你工資也不高,天天那么拼命到底圖個啥?”武玉平語重心長地對兒子說:“人生中,很多事情不能用金錢去衡量,用心做好一件事,你才能體會它的意義所在。”

  武玉平通宵加班的事,妻子也沒少鬧過情緒。妻子視丈夫為家里的頂梁柱,她心疼老伴的身體,不想讓武玉平工作得太辛苦。后來,妻子拗不過他,埋怨逐漸變成了支持。

  同事滕虹記憶深刻,在某型履帶板試制過程中,有近半年的時間,武玉平白班連著夜班,吃住在廠里,專心“琢磨”符合要求的砂子配比參數,最終研制出的產品,極大提升了某型裝備的質量。

  高錳鋼履帶板是分公司的核心產品,然而投產4年來,合格率始終在低水平徘徊,廢品累計損失超過千萬元。廠里決定從國外引進技術,這意味公司沒有了自己的核心技術。武玉平不甘心,他認為:“不掌握核心技術,將來必然會受制于人。”

  “再難,也要啃下這塊硬骨頭。”武玉平開始了一年多夜以繼日地探索和試驗。早上,武玉平常常提前一個小時上班;晚上,他辦公室的燈總比其他樓層亮得更長。時間久了,同事們便送給他一個稱號——“值班樓長”。

  功夫不負有心人。經過上萬組的實驗論證后,武玉平最終實現多項型砂技術創新,產品合格率迅速提升,當年就為公司減少廢品損失300余萬元,不僅刷新了履帶板生產以來的紀錄,也突破了靜壓造型方式生產高錳鋼履帶板的重大技術難題。

  2016年,武玉平被中國鑄造協會授予“全國卓越鑄造工程師”稱號,并入選為中國鑄造專家。在鑄造產業轉型升級征途上,武玉平書寫著軍工人的使命與擔當。

  (馬曉)

利物浦夺得欧冠冠军 排列五安装 在线配资平台皆选天牛宝 内蒙古快三遗漏一定牛手机 天津快乐十分复试玩法 理财收益最好的 山东体彩扑克三 期货配资的风险 微信赌钱的游戏平台 广西11选5彩票app 湖南快乐十分遗漏 天津快乐十分时时彩 甘肃快3开奖l结果查询 网上五分彩彩合法吗 今年股票指数 上海快三今天开奖查询 河北11选5预测号码